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明末:我是神豪我怕谁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一章 逃难

分享到:
关闭

ps:新书开始,求支持!

秦朗睁开眼睛的时候,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四面都漏风的破房子。

更加准确的说这是一座破败的山神庙。

外头北风呼啸,雪花簌簌。里头小风似刀割,嗖嗖刺人骨。

遂即大股的记忆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大脑中。

这是一很短暂的过程,没什么副作用,更像是回忆起了往事,而不是大段大段的信息一股脑的挤进你的大脑里。

塞的你脑瓜儿疼!

“这是……”

秦朗深吸了一口凉气,自己洪福齐天撞上了穿越这种大好事,但开局竟就这么惨烈吗?

中华上下五千年,自己没有被扔到盛世华年,太平年景,而是来到了明末,还是快要变天的崇祯十五年?

好不容易被老天爷青睐一眼,……

真是有种日了狗的感觉。

秦朗脸颊抽了抽,而后冷冽的寒气叫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虽然他浑身上下裹着厚厚的棉衣。

——作为一个乡绅财主的独生子,哪怕再落魄,再是在逃难中,大冬天的,棉衣绝对是有的。

但是,孤儿又见孤儿。

1202年就是孤儿的他来到明末世界,赫然还是个“孤儿”。爹刚死,娘早亡,一个兄弟姐妹都没有,还有那依旧不变的名字——秦朗。

但这些并不是重点,孤儿就孤儿吧,二十多年的生涯他不早就习惯了吗?现在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事儿,老秦家……似乎快要破产了!

在上次清兵入塞中损失惨重的秦家,这两年刚喘口气,鞑子就又一次杀来了。

从崇祯二年黄台吉第一次领兵入寇以来,这已经是十多年里清军的第六次大规模入关了。

每一次都会给大明带来惨重的损失。

然后秦父就又带着家小南逃避难了,上回他就是这么做的。虽然老秦家损失惨重,临清老家的宅第店面田亩全被鞑子糟蹋成了一片白地。

可比起那些死掉的人来说,他们还是赚大了。

只不过这次南逃秦家的行头比起四年前轻减了很多。

首先秦母两年前已经病逝,其次这几年元气大伤的秦家遣退了不少仆人护院。

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,秦家途中才遭了大难。

他们在路上遭遇了难民群,被人抢了。

人的记忆力比金鱼儿可强多了,齐鲁的百姓已经被鞑子蹂躏过了,很多人听闻清兵复来的消息后就纷纷举家难逃。

然后从逃难的人群演变成难民,再从难民演变为流民。

即使再厚的家底在这种局面下也撑不了几天,电影1942了解一下。

何况这都崇祯十五年了,大明朝的百姓又有几家几户有家底的呢?

秦父利溜的打包南逃,路上遇到了流民抢掠,靠着舍车保帅,秦家上下逃过了一劫,然秦父受了惊吓,兼之财货损失极大,人是又气又悲,等赶到滕县时就要不行了,秦朗深受打击,人竟也一病不起。

更雪上加霜的是,秦家的下人看到秦父没了,秦朗又不是个撑得起家的主儿,就纷纷学起了二师兄,要分了仅剩的财货细软各奔东西。

错不是还有几个忠仆维护,这明末时的秦朗怕是等不到21世纪的秦朗穿过来,就一命呜呼了。

秦朗闭上眼睛,用心消化起脑子里的记忆,特别是身边的几个人。

管家秦德,自小是秦父身边的小厮,秦家的家生子;其妻张氏,秦母的贴身丫鬟出身,所以夫妻俩对秦家秦朗忠心耿耿。

二人育了一儿一女,儿子秦安与秦朗同岁,现如今都是十六,是秦朗的书童跟班,女儿秦露今年十四岁,是秦朗身边的丫鬟。

护院家丁李家祖父孙三人,李猛、李轩,及李轩九岁大的儿子李焕。

李猛李轩都是辽人,更准确的说是辽兵。

崇祯四年,李九成、孔有德、耿仲明等起兵叛乱,是为吴桥兵变。但也不是说所有浮海跑来齐鲁的辽兵就全都参与了叛乱。李家父子就没有,而是一路逃到了济南,李轩在途中染病,到济南时已经病的奄奄一息了,幸得秦朗死去的祖父伸出援手,这才转危为安。而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至此李家父子就成了秦家的护院,至今十年有余。

李轩落脚于秦家的第二年便就娶了庄上女子,其妻赵氏,上遭秦家南逃时病逝于淮安。膝下育有一子,就是李焕。

这些就是秦朗最忠心的人,拖着病中的秦朗从滕县来到了这儿——峄县的南端,也即是兖州府的最南端,再走几步就是苏北地界了。

秦朗对这个兖州府是毫无一点概念的,但他知道齐鲁与苏北交界地在哪里,而且山神庙不远的一个大镇集就是台庄,附近还有个县城叫滕县,这就没错了。所谓的台庄必就是后世鼎鼎有名的台儿庄。

然而台庄也并不安全。

因为这次入塞的鞑子——阿巴泰的大军已经沿运河南下兖州了。

泉城,阿巴泰是不会去的。

崇祯十一年,多尔衮率军叩入关中,破北直隶,顺运河南下,先取东昌再叩济南,沿途五十余城皆屠,百万苍生流血,半个齐鲁遭难。

此战中东昌济南二府化为了一片废墟白地。

泉城一战,左布政使张秉文、济南知府苟好善、巡按御史宋学朱、历城知县韩承宣等率军抵抗清军攻势九昼夜,尽数战死,德王朱由枢等宗室也非死即俘,清军焚杀官兵绅弁数十万人,踞城十四日乃去。之后济南就家余焦壁,室有深坑,湖井充塞,衢巷枕藉。盖千百年来未有之惨事也!

富饶的鲁西北经此一劫被糟蹋成了一片白地,寥寥数年又能恢复几分生气?

这次阿巴泰率军入塞,但凡有点脑子的,就不会从东昌府杀去济南府。况且齐鲁巡抚王国宾也已经调集兵马固守济南府。

所以清军南下兖州都是可以预见的。

济南是一块硬骨头,最更要的是它还没肉!

兵力空虚的兖州府,显然就更肥美可口了。

毕竟这些年来清军隔三差五的入塞的目的很明确,一是创伤明廷的战争潜力和政府威望,二就是掳掠钱粮人口供己所需。

而兵力空虚的兖州府是铁定挡不住阿巴泰的大军的。

所以兖南的台庄也不安全,还是要继续往南边走,在秦家人看来最好越过淮安去到扬州去。

只是秦朗的病大大拖累了一行人的速度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